上半年,国际油价受全球能源紧缺影响不断上行,WTI和布伦特原油的价差不断拉大。5月,布伦特原油价格摸高130美元/桶,6月WTI价格也接近120美元/桶的高位。虽然眼下两种基准油价均各自回归80~90美元/桶的区间,但对油价高企的恐惧仍萦绕在全球能源消费者的心头。截至9月23日收盘,WTI原油期货价格下跌4.75美元,收于每桶78.74美元,跌幅为5.69%;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下跌4.31美元,收于每桶86.15美元,跌幅为4.76%。国际油价基本回吐了年初以来的增长,WTI近日甚至曾跌破80美元/桶大关。9月26日以来,国际油价在震荡中又有所回升。

国际油价走势:继续跌还是涨回去?

 全球局势持续动荡,油价在今冬和明年的走势如何已成为各界最关注的焦点。但国际油价的涨跌向来难以准确预测,短期还算相对容易,中长期预测几乎常常被事实“打脸”,即便是全球知名的研究机构和投行,也难免此类尴尬。而事后的复盘,更是涨有涨的理由、跌有跌的依据,国际油价一直是扑朔迷离。


涨价,有供应因素支撑


1.俄罗斯石油产量可能持续走低

剑桥能源研究院预测显示,俄罗斯今明两年石油产量都将难以恢复至2021年日均1100万桶的水平,今年平均日产量可能仅920万桶,明年平均日产量可能低至890万桶。俄罗斯减产将给全球能源市场的供需平衡带来严峻考验。根据以往的情形推测,国际油价尤其是布伦特原油价格因此再次走高的可能性极大。

挪威能源咨询公司Rystad预测,12月欧盟对俄罗斯原油的进口量预计降至60万桶/日,仅为正常水平(300万桶/日)的1/5。与此同时,俄罗斯会将石油转卖亚洲和其他市场,包括一些中东国家,亚洲的印尼、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南美洲的巴西和南非。能源数据公司Kpler的研究显示,这将使全球石油贸易流动再次发生重大转变,印尼或将用俄罗斯石油替代欧佩克成员国尼日利亚的石油,巴基斯坦将减少对中东轻质原油的进口。俄罗斯石油流动路径的变化导致的市场动荡最终将反馈至生产端,极可能造成减产。


2. 欧佩克增产乏力

欧佩克虽然已达成协议,8月结束其持续数年的减产保价计划,9月开始增产10万桶/日。但从近两个月该组织成员国的增产情况来看,增产前景不容乐观,在可预见的未来,欧佩克增产乏力,对抑制国际油价似乎难以起到积极作用。

欧佩克+的数据表明,7月欧佩克实际原油日产量较其配额低290万桶,而到了8月,这个差距进一步拉大到358万桶。其中,受配额协议约束的10个欧佩克成员国原油日产量较配额低139.9万桶,非欧佩克成员国的原油日产量较配额低200万桶。拖后腿的两个国家是俄罗斯和尼日利亚,前者低于其配额125万桶,后者低于其配额70万桶。

尼日利亚减产主要源自其石油行业长期投资不足和石油盗窃行为的失控。8月,该国原油日出口量骤降至100万桶以下,为历史最低水平。近年来,尼日利亚石油行业动荡不安,尤其是输油管道屡屡被干扰盗窃,使不少在尼日利亚经营的外国公司萌生退意,有的公司已将资产出手,有的公司正在寻找买家,而这使尼日利亚本就不佳的石油投资环境进一步恶化,形成恶性循环,短期内恢复正常生产水平都有困难,遑论增产。


3.地缘政治风险

国际地缘政治风险或引发石油产量前景的巨大不确定性,如中东的伊朗,面临核协议的落实;北非的利比亚,政治危机导致石油几近停产;南美洲的委内瑞拉,长期受制,亟待松绑等。

委内瑞拉的增产态度非常积极,尤其是在欧洲出现能源紧缺状况后,长期受美国制裁而无法在石油生产领域一展拳脚的委内瑞拉终于有了喘息之机。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在多个公开场合表达了增产意愿,美国态度亦有所放松。目前,委内瑞拉的原油日产量仅为70万桶,而20年前,其原油日产量曾为230万桶。5月,美国对委内瑞拉的制裁有所放松,允许委内瑞拉向欧洲出口石油偿还债务。在一项石油换债务的协议中,意大利埃尼公司和西班牙雷普索尔公司获准向欧洲运送委内瑞拉原油,对缓解欧洲的能源紧张状况起到一定作用。委内瑞拉许多炼厂年久失修,不仅需要投资,而且需要进口成品油,8月以来,委内瑞拉决定暂停向欧洲出口石油偿还债务,希望用原油从埃尼公司和雷普索尔公司手中换取精炼燃料来取代目前的偿债协议,以便更好更快地实现石油工业的复苏。迄今为止,欧洲尚未同意这一要求。资源国与消费国之间的拉锯无疑将加剧供需失衡,影响油价走向。


4.天然气紧缺

虽然欧洲天然气现货价格有所下降,但使用天然气的成本仍高得令人生畏,这可能迫使全球发电行业开始从燃气发电转向燃油和其他石油产品发电。炼厂和能源密集型产业已启动了气转油,导致石油需求出现增长。

根据普氏能源资讯的预测,2023年一季度,随着俄罗斯天然气供应的减少,气价将迈向新高,从而刺激气转油的加速,使石油需求增加30万桶/日。目前,欧洲和亚洲的液化天然气(LNG)基准价格仍是高含硫燃油价格的5~6倍,这意味着多数发电公司都可能因烧不起气转而用油。剑桥能源研究院预测称,欧洲今年10月至明年3月将出现严重的天然气短缺现象,天然气用户,包括发电、工业和炼制业等将被迫弃气用油,导致新增石油需求达到60万桶/日。天然气短缺和气转油趋势将成为国际油价上行的支撑。


降价,经济衰退需求不足


1.中国的石油需求增幅或下降

剑桥能源研究院将中国的石油需求视为支撑国际油价上涨的因素之一,预测下半年中国的石油需求将新增10万桶/日,2023年再增加21万桶/日。但路透社却给出了相反的预测,认为中国将出现2002年以来的首次石油需求下降,致今年石油需求日均减少38万桶,而2021年中国的石油日需求增长了45万桶。实际上,2022年1~8月,中国的石油进口量减少了4.7%,也是2004年以来的首次。而作为全球主要能源消费国,中国一旦出现需求下降,对能源市场的信心必将产生重大影响。


2. 战略储备的释放

如果油价再次走高,美国可能于今年10月至年底释放战略石油储备来压制油价,这意味着,11~12月的能源市场上将新增100万桶/日的原油供应,对国际油价起到降温作用。


3. 全球经济衰退

全球知名预测机构,包括欧佩克、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和国际能源署(IEA)都看好今明两年的石油需求增长,认为2023年的石油需求将超过疫情前的水平。剑桥能源研究院则预计,2023年全球经济增长将从今年的2.9%降至0.7%,供应链中断和持续的通货膨胀将挤压全球经济,导致石油需求大幅下降,石油需求日增量将从2022年的200万桶降至2023年的70万桶。全球出现经济衰退的可能性也不可不防。这一点从近几个月国际油价的回落可一窥端倪。虽然局部地缘政治冲突意味着石油供应端的进一步萎缩,但全球关于美国和欧洲出现经济衰退的预期也很强烈,除了国际油价的走势,近几个月的金融和贸易指标也在体现这一市场情绪。

路透社高级市场分析师也认为,美国目前就业市场稳定,经济活跃度尚可,但股票期货市场的表现却指向另一种可能性。因波动性过大,投资者正纷纷逃离市场,石油期货未平仓合约净额下降,而随着市场流动性的下降,市场波动也更剧烈。这表明,美国经济未来6个月出现周期性大幅下滑或陷入衰退的可能性很大。

全球海上石油贸易情况也很低迷,最新评估显示,主要市场的衰退可能成为现实,进而威胁全球石油需求。9月中旬的数据表明,德鲁里世界集装箱指数出现2021年4月以来的首次下降,单位集装箱价格降至5000美元以下,预示着运费的“回归理智”和运量需求的下降。

惠誉国际评级(Fitch Ratings)也预测称,欧元区和英国可能在年底陷入经济衰退,美国将在2023年中期遭遇相对温和的经济衰退。此外,惠誉国际评级还下调2022年全球GDP增长预期至2.4%,较其6月的预测下调了0.5个百分点。惠誉国际评级最新预测显示,2023年全球经济增长仅为1.7%,下降了1个百分点。

种种迹象表明了全球陷入经济衰退的巨大可能性,而主要市场对于衰退的预期无疑将成为打压国际油价的重要因素。


文章作者:卢雪梅 

信息来源:中国石化报

文章转自:能源情报

免责声明:所载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及业内人士投稿,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本站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文章仅供参考和交流。转载的稿件版权归原作者和机构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